会员书架
首页 > 禁情 > 第41篇

第41篇(第1/2页)

目录 加书签
    手机访问:m..com

    陈烨於是举起杯子站了起来。桌子下,韩天阁的手就握在他的大腿上。

    “喂,盖点毯子。”陈烨离开时,韩天阁最後说,

    “阿威,我们继续……”

    他身後,声音再次小了下去。

    (To be continued……)

    PS:555555感觉节奏有点慢……唉……对手指……不过……

    这一段,好像有点不好太快……汗!

    继续拜求票票,和推荐……

    多谢多谢!

    禁情27 下

    27下

    头上,长天万里。

    身边,碧草连天,广袤无疆。

    “我爸有三个老婆。”两个男人头碰著头,仰面躺在草地上。

    “我大哥,跟我不是一个母亲,”韩天阁捻著手里的草棍,“他妈现在还在,但是很早就吃斋念佛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爸又娶了我妈。但是她身体不太好……”韩天阁瞥了眼身边的人,“出乎意料我二哥跟我,生下来就身体极好!哈,好像我们把她的jīng华都占了!”他的声音里似乎突然有点欢快,但是转瞬即逝。

    “……她去世很早。”许久,韩天阁说了下句话,仰面看著天上行走的云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能想到我从小时候那个环境。天天家里都很……沈闷可怖。”韩天阁轻声说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就是那样想的。下午高大的家具投下yīn影,跟来找我父亲那些人一样,生硬、黑暗……”他缓缓地说,“偶尔一些女人,穿得很少晃著大腿……”

    韩天阁忽然想起他跟二哥曾扯碎过一个女人的裙子挂在花丛上,於是他把这故事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後来再过几年,我爸又娶了一个,就有了我那两个小弟弟。”

    陈烨点头。

    他静静地听著。

    也默默地想著自己。

    多少年来,他觉得自己像块坚硬的石头,再大的风chuī过来,纹丝不动。他甚至从没有过天真的少年时代,早早就像个男人那样思考──他bī著自己那样,因为他是家里唯一的男人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石头好像忽然裂了道缝,有风chuī进来,意外的发现这岩石竟然变松软了!这是怎麽会事呢?!

    换了一套衣服,他也不过是个会耍赖想贪玩要人宠的大男孩儿,像他这个年纪很多还在学校或是刚离开校门的同学一样。

    而韩天阁正在说的话,让他再次意识到那是个非常敏感的人。

    也许,比自己还敏感──跟韩天阁那身结实的外表不太相符。

    或许,他从骨子里是个同志。

    那麽你自己呢?陈烨问自己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他再次想起了何凯兵。

    也许那只是个移情。因为他从小就需要有个模板可以效仿,才能让自己冷漠而坚qiáng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这个模板,他骨子里藏著的人,又是谁?!

    “我大哥性格……很极端……”身边,韩天阁轻轻叹息了一声,显然是想起了很多让他头疼的事儿。

    “我爸於是……老实说不太喜欢他。他从小就对我和二哥很有敌意,常跟我们打架。再後来,就时刻跟我和二哥意见相左针锋相对,嗯……他几乎没有跟我们意见统一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韩天阁举起胳膊,看了看自己的胳膊,“我这身伸手,说实话,最初就是小时为了跟他打架练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二哥,”他继续说下去。“是从小就不大理会家里的事情,很有他自己那一套!老爷子非让他学法律,结果人家到了二十岁就撇下家里出国了,说什麽也不肯再回来!”

    “到了我这儿,本来好好的……”韩天阁说,“眼看到了十七八岁,老爷子这辈子总算能有了点指望。”

    “後来……”韩天阁转头瞥了旁边的头颅,“──好嘛,是个同性恋!”他自嘲地笑道,“我家老爷子那两年简直给气疯了。”他想起了当年那另一个人住在家里,最後一切拆穿的情景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些不孝子,真是对不起他。”韩天阁长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天上,白云依然幽幽地走。

    “但是有什麽办法?我是没办法了。”他躺在那儿作了个两手一摊的姿势。

    “喂,我说这些你想听吗?”韩天阁忽然一只胳膊支撑起自己,看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“想。”身边的人看著他,认真地说,让韩天阁心里忽然一暖。

    “那以後有机会再给你讲。”他看著陈烨,眼睛里浮出笑意,突然埋下头像一只猎豹一样嗅起陈烨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他吸了口气,“这个味道真好,这是哪个?大的那瓶?”

    韩天阁呵出来的气把陈烨弄得痒痒的,让他不由自主地笑起来。

    韩天阁於是合身压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对了……”他忽然停了下来,“跟你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吴叔……以前跟我爸做生意,帮过老爷子不少忙。”他缓缓说著,手指在陈烨胸口画著圈,抚摸著他。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对他和他那夥人,”韩天阁稍微犹豫了

加入书签
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
目录 加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