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书架
首页 > 禁情 > 第65篇

第65篇(第1/2页)

目录 加书签
    手机访问:m..com

    清冷的星光洒在了陈烨苍白的脸上。

    像问讯室的灯光一样,让他的神情在对手面前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?!”出乎意料地,对面的人眼里幽光一闪。

    “老子相中你了!”面罩下,一只红红的舌头突然伸出来,在嘴边转了一圈,随即狰狞地笑了出来,“小囚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陈烨完全下意识地向後一缩。

    下颌的刀像是自己生了意识似的,马上贴著他的皮肤又递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求求老子,以後好好伺候老子,老子今天就把你带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陈烨震惊地看著他。

    妈的!这是看守所!

    这个Jactao竟然猖狂到来看守所劫人!

    陈烨向窗外瞥了一眼,但是对方马上发觉了他的意图,刀尖立即微微一动。

    陈烨立刻感到了下颌皮肤的刺痛。

    他马上止住了喊人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没可能……”陈烨沈声说。

    “小警察,你看清楚,现在除了我,你以为还有谁能帮得了你?!“

    “……”陈烨喘息著注视著他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你这副模样,你不是有韩老三吗?不是挺风光的吗?!”Jactao突然骂起来,“这会儿你那韩老三又在哪儿呢?他怎麽不露面了?!”

    “他要养伤……”陈烨不由自主辩解了一句,话一出口,忽然又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“他混蛋!我告诉你,除了我谁也帮不了你!当年我老子把我丢下,谁他妈的帮过我?!我上过你,那是你运气好!你他妈还指望韩老三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!我谁也没指望!”两个人声音渐渐大起来。

    “妈的,现在乖乖地下来跟著我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跟你走?凭什麽?!你连个保镖都打不过!”陈烨被那句“上过”早气得火冒三丈,索性拿Jactao的混蛋逻辑对付混蛋,嘴上也恶毒起来,“Jactao,我劝你以後少为非作歹舞刀弄枪,gān脆回家种地,或者开个肉铺杀jī宰羊算了你!别丢人现眼了你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Jactao突然被奚落,气得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嘎吱嘎吱咬了半天牙,他终於骂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有种……小警察,就凭你,17年,你熬得过来吗?你那副骚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──滚!”陈烨在他说出更难听的话之前,吼了出来!

    走廊上立刻传来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chuáng前,黑衣人气得看看陈烨,瞄瞄手里的刀,再看看chuáng上的人,终於一个闷哼,突然一个翻滚,跃上了高高的通气窗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──陈烨!”

    “──你出来!”

    监狱。

    陈烨在第四天受到了真正的礼遇。

    曲河监狱,荒漠中的这座孤堡里,押的全部是重犯,刑期最少的也超过了十年。

    对很多终身监禁的犯人来说,他们生活的主题,或者说生存的全部乐趣,就全在这高高的围墙里了。

    陈烨来过监狱。不止一次。

    但现在的身份,将让他很快体会到监狱里,与他过去看见的完全不同的一面。

    人和非人,只在这一墙之隔。

    这滋味,很快会刻骨铭心。

    在这座监狱里,除了十六七个小时的高qiáng度劳动,几乎所有年轻的囚犯都遭受过同一种额外待遇。

    如果你不但年轻,而且还生了副好面孔,或是皮肤有些白皙,那麽不幸地,更会受到这个待遇地格外青睐。

    没有例外。

    对陈烨来讲,更加不幸的是,除了这两样,他还有副极好的身材。

    这一点,在他跟著队列走进那间大屋子,在狱警们的注视下脱掉衣服时,已经十分明显了。

    体检时,陈烨察觉到了那三个大夫同情的目光。

    那目光像是看见一只注定要被打碎的花瓶,小心翼翼地,让陈烨感觉诧异。

    指检出来,老大夫再次扫了他一眼,那yīn沈的脸色让陈烨更加不安,以至他两次纳闷地把目光投向那个大夫。

    怎麽了?

    是知道他曾经是个警察吗?

    还是见过他?

    但是大夫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去领制服时,陈烨却刚巧听见了门边那个最年轻的大夫笑著对狱警说的一句话,“还有那边那个,这三个,一周就得回我这儿,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第一天,他是新犯人。

    囚室里也好,劳动时也好,一切带著威吓的接触只能算做初步的试探。

    欲望在闪烁的眼神中被按捺,在对狱霸牢头审慎的询问和低声私语中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什麽性格。

    ──这新来的看来很温顺。

    什麽案底。

    ──事故,过失致人死亡,拒捕。十七年。

    ──怎麽样?有人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。够你们慢慢享受了吧?

    什麽背景。

    ──没有背景。

加入书签
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
目录 加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