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书架
首页 > 禁情 > 第66篇

第66篇(第1/2页)

目录 加书签
    手机访问:m..com

    那人慢条斯理地说著,站了起来,唱歌一样哼出了下半句,“就是太难弄了──”

    於是几只手同时抓著陈烨的胳膊,後背,脖颈,把他提了起来,又重新按在地上。

    陈烨艰难地喘息著,qiáng大的痛楚早已抽走了肌肉中的力气,让他剧烈地颤抖著,浑身灼痛,意识一团混乱。

    就在那时,他面前正对著的那扇门突然“哗啦”一下打开了。

    模糊的视线中,看见那几个人蓝色的麻布上衣、肩头上的白色条纹,陈烨神志突然一醒!

    他艰难地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最前面,就是工厂里派活那个姓秦的。

    後边跟著的三四个人里,边上一个……是,是……

    陈烨再次剧烈地喘息出来,那是他监室里昨晚带头找碴儿的那一个!

    身上突然挨了重重一脚。

    身後的人当著那几个犯人的面再次打他。

    随後背後几只手同时加重了力气。

    陈烨被按得跪在地上。然後有人突然把他的头猛地向前捺去。

    耳边,那个慢条斯理地声音再次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邢是你们监室的组长,要服从改造知道不知道?来吧,给你的组长道个欠……”

    陈烨使足全身的力气不让那两只手把自己的头按在地上。

    曾经,夜晚查车时,队长让他给那个议员开车,他觉得是对自己职责的侮rǔ。

    现在呢?

    他跪在地上,面前是几个终身监禁的犯人。

    这侮rǔ比身上全部的痛楚还让他疯狂。

    那几只手终於把他重新提了起来,像摆一只麻袋那样把他立稳。

    他们推著他向前走了两步。

    就在那时,对面人影一闪,姓邢地突然向前两步对著陈烨下体飞起一脚──

    陈烨终於大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一头歪倒在了地板上,手还拷在背上,他只能蜷缩起膝盖抵挡著那可怕的痛楚……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在这座监狱里,有四个没人敢惹的老犯,分别被称为四位“爷”。

    他们不但担任犯人组长,而且任何事都不需要请示,完全可以在自己的天地里自作主张。

    甚至吃饭也不用在大食堂和大夥儿一起吃囚饭──他们都有自己的小灶。

    至於滥用私刑,寻衅整人,那也就更是寻常了。

    第一号,是“冯爷”。

    冯大爷是荒漠这座城堡里真正的一号“财神”。他先靠关系承包了食堂和小卖部,然後又搭上外边的关系利用监狱的生意日益发达。

    有钱就好办事,冯大爷周末甚至可以带著自己的人开车出去采办夥食原料,出来进去只要登个记就行,半点没有犯人的束缚。

    有了食堂和小卖部,还能外出,冯大爷自然被认作大哥,周围前呼後拥簇拥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不过冯大爷对号子里那点事可从不在意,每个月最近的镇上都有年轻的女人等著他的钱呢!

    跟著他的小弟,自然也捞了不少好处。

    第二号的“秦爷”和第三号的“李爷”有些相似,都是道上出身,杀人无数,最後都想尽手段得了个终身监禁。两个人一个管工厂,一个管农场,像两只大蜘蛛一般各据一域,彼此虎视眈眈,经常有利益jiāo换,也经常又突然一场混战。陈烨监室的组长,显然就是跟著秦爷的。

    还有一位大爷,气场更甚。

    本来监狱实行人性化管理後,狱警都管囚犯叫名字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位,从一开始来,就像是压根没有过名字,连狱警都不喊名姓,直接奔过去叫“五号”,私下里还有时叫“五号先生”。

    这个人在四个人里边最年轻,才三十五六岁,是半年前刚刚转监过来的。

    但一来就不是一个人,而是身边跟了八个!

    按说,这位五号先生和他的人是管“砖厂”的。

    可是打从一进来,“五号”就每天什麽都不做,连他那几个人也一样──白天八个人全像堵墙一样挡在那位爷周围,一边摆弄著那点健身器材,不让任何人过去说话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连睡觉的号子也是挨著的,一溜三间,对面是墙。

    平时吃饭这一夥是一群人坐拥食堂一头,吃自己的小灶,既不跟人说话,也没人敢上去说话。

    这阵势,一看就知道是不能惹的。

    所以那人一到,第一天就得了个外号,省略了姓,直接叫“大爷”。

    在那个下午,陈烨在监管室受到一番礼遇之後,依然要回工厂gān活,直到天黑後很久,才收工走向宿舍。

    这个晚上,他发现自己被换了一间囚室。

    陈烨抱著自己的东西,穿过长长的走廊。

    一路上,他能清楚地察觉出栅栏後无数迥异地目光伴著窃窃私语落在他肩上,但是每当他走过去,那些目光就突然闪烁著向後缩去,像是万分害怕会触碰到某个可怕的情景──直到最後,身後的狱警让他停下来,打开了右边一道栅格门。

    陈烨放下东西抬

加入书签
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
目录 加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