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书架
首页 > 禁情 > 第68篇

第68篇(第1/2页)

目录 加书签
    手机访问:m..com

    “香港──啊──”有人一脚踢在了他的腕子上。

    “放屁!他没回香港!”

    “……日本……”

    “日本哪儿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日本陈烨不熟,他没能一下子答出。

    “哪儿?!”

    “京都……”

    “京都什麽位置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陈烨犹疑编造的神情立刻被老江湖们看穿了。

    “说谎是不是?!骗我是不是?”秦虎突然喊了起来。於是几只脚同时重重踹在陈烨身上。

    “哪儿?!”

    “听见没有,谁问出来,那钱就给谁了!”李大爷反身向身後的人嚷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个多月来,陈烨就在那可怕的反复折磨中度过。

    甚至有时大家休息,聊天说到烦躁处,也会突然有人奔过来,想在他身上试一试运气。

    这样,被打到无法忍受,陈烨就胡说一阵子。

    但是他胡编的地址有时很快就被拆穿,有时传出牢去,几天或是一周後又反馈回来。

    於是,无一不换回更残酷的折磨。

    一次次比一次更严酷。

    医院成了他常被抬进去的地方。

    身体一点点地虚弱下去。旧伤未愈就填新疮。

    沈默的监狱,则是这场折磨的帮凶。

    那个下午,又是周末休息的时候。

    大活动室里,秦虎的几个人再次把他围在角落里折磨。

    陈烨最後像个玩偶一样,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伤口再次流出了血,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的血小板好像流尽了,血就那麽从手腕和膝盖边大腿上淌下来,无止无休,身上越来越凉。

    “不行了,再弄下去他真的不行了。”有人说。

    “靠,又装死,妈的韩老三藏在哪儿呢!”有人大喊一声,又一脚从腮边踢了过来。

    却出乎意料地被拦住了。

    秦虎走了过来,看看地下,摇了摇头,“歇歇吧!死也问不出来了!”

    他俯身再次抬起了陈烨的下巴,看著那张没有血色的脸。

    “怪可惜了儿的!”秦大爷放开了手,在衣服上擦擦指头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多月来,他这夥人也算想尽了办法,只差没要了这小子的命。

    妈的,弄成这样还是没有结果。

    “喂!”他看向身後,“你们,还有人有主意吗?”

    几个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废物东西!妈的!你们他妈的废物东西!”

    秦虎忽然扯著嗓子莫名其妙地嗷嗷喊了起来,“打死都问不出句实话!废物!他妈混蛋韩老三!我操他姥姥韩老三!”

    几个人没有注意,就在“韩老三”几个字喊出口时,活动室尽头,推举机边,听见那句话时,一个人眼里突然幽光一闪。

    随即,他放开手柄,转过了头,无声地看著眼前的场面。

    他身边的人也渐渐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秦虎嗷嗷骂著,突然一脚向最近的桌子踹去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呵!”人丛里,一个黑黑的大个子突然站起来,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秦爷,我!”他走到陈烨身体前,“我还要试试!”

    秦虎冷笑一声往旁边一让。

    那人径直到了陈烨面前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呵──”他再次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於是,陈烨感觉出自己被人扶了起来,他艰难地看去,模糊中看见眼前站著一个人。

    他睁大了眼睛看著,许久,重新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──那个人,是他抓的。

    他记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那个人持械抢劫并劫持人质,对峙时曾经用机枪指在他头上,但是最後还是被他缴了械。

    在录口供时,那家夥还和老付、猴子打了一架,也是陈烨进去才把他制住。

    他无声地垂下头,心却偷偷缩紧了。

    实际上,在陈烨刚到监狱那一周,那家夥正在蹲禁闭。

    後来在陈烨住院的日子,道上的消息传到了牢里。

    正是这个人和几个得知消息的知情人,处心积虑地等待著他回到监狱这一天。

    眼下,这家夥终於等到了!

    那个人突然举手。

    手中,不知从哪卸下的一条帆布皮带轮突然抡起──“呼”地一声,就在一片惊呼中,斜肩带背地抽在了陈烨背上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血立刻流了出来!

    痛楚攒心!

    但是陈烨已经叫不出来,脱水的嗓子发不出声音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像一片深秋风中行将凋零的叶子,在摧残中抖动。

    陈烨艰难地睁了下眼睛,眼前,一片模糊。

    一滴朦胧的红色正从额边落下来。

    一瞬间,那感觉如此qiáng烈:

    他很可能是活著出不去这座监狱了……

    (To be continued……)

    PS: 对手指……我是nüè待狂……

加入书签
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
目录 加书签
返回顶部